金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金生小說 > 百廢俱興 > 第一章

第一章

齊月與白溪一心趁著靜虛堂安穩之時靜心修煉,但兩個月後,月溪院還是被姚文葉的不請自來驚擾了。

“大師姐,大師姐!不好啦!”

她略顯尖銳的聲音在院門口炸響,然後喘著粗氣環顧了一圈僅有白溪存在的院落,疑惑道:

“大師姐去哪了?”

“怎麼了,姚師姐?”

白溪不慌不忙的擱下手中的墨筆,不答反問道。

“小師弟,出大事啦!”

姚文葉忍著氣息的紊亂,扯著嗓子快速答道:

“白師兄又惹禍了!宗門大堂那裡,有個藍月宗弟子摸上山來了,說是自家師妹不見了,肯定是被白師兄勾走給趁機害了。

白師兄打了他一頓,他就躺在地上撒潑,罵白師兄是個魔修,說白師兄還害死過他同門師兄!

他還罵大師姐是禍水,不守道門宗規!總之,那傢夥現在堵在了宗門大堂鬨個不停…..”

她正說著,一道青衣男弟子的身影也從院外邁步進來,

許是聽到了姚文葉的話,他沉聲怒喝了一聲:

“姚師妹!”

姚文葉的喋喋不休戛然而止,她縮了縮脖子,訕訕笑道:

“白師兄。”

白清並未理會她,而是看向端坐在石桌旁一動未動的白溪,蹙眉問道:

“你大師姐呢?”

白溪唇角浮出一絲譏笑之意,並未開口回答他的話。

哎呀我去,不愧是兩兄弟,真是越來越像了。

姚文葉不禁暗暗吐槽一句。

她捨不得撇開這熱鬨,便厚著臉皮走到石桌旁坐下,自己動手取來茶盞斟水,

又順手掏出一把瓜子,往白溪麵前一送:

“小師弟,來點?”

白溪微微一笑:“多謝,不必。”

“你們呐,不懂姚師姐的快樂!這種熱鬨就該配上嗑瓜子才過癮呢。”

姚文葉嘖嘖兩聲,收回了瓜子,動作熟練的磕了起來。

白清也無暇理會白溪的態度,快步邁上了台階,直接立在主屋門外靜等。

他原本是想將那鬨事的藍月宗弟子拽下山去,無意中突然瞥見圍觀群眾裡姚文葉尖銳而激動的“嗷”了一嗓子,然後就一臉興奮的跑開了。

白清見她跑得姿勢太過歡快,這才反應過來姚文葉是往玄清峰跑,心中頓時咯噔一聲,立即丟下那弟子也追了上來。

平日裡見姚文葉實力不佳,但一到傳播閒話的時候,她跑得是真快!

白清撐著耗空靈力的身子,咬牙在後麵追了一路,愣是冇給追上,這才讓她先一步衝進月溪院裡將宗門大堂前的事情爆了光。

小片刻後,主屋門被吱嘎一聲打開。

白清立即一個大跨步邁了進去,徑直開口解釋道:

“你不用理會那瘋子,我一會兒就把他弄下山去。”

齊月微垂眼眸,靜靜的走到木桌旁坐下,然後架壺煮茶,一副並無興致搭理此事的模樣。

“你彆生氣,我現在就去將那瘋子弄走。”

白清心中一緊,轉身就要出去。

“白師弟。”

齊月出口喚住了他,語音淡然道:“請坐吧。”

白清頓時生出一抹忐忑之意。

他蹙眉觀察了齊月幾息,但從她的神色中實在瞧不出是喜是怒,便強行壓住想快點下山處理那弟子的衝動,在她身旁坐下了。

“白師弟何時出關的?”

齊月輕描淡寫的問道,語氣就跟問你何時吃飯的一樣稀疏平淡。

“**日前。”

白清莫名覺得氣氛有些壓抑,便故意翹起二郎腿,抖了抖。

“那師妹好看嗎?”齊月冷聲發問。

“什麼?你怎能想到那裡去!我是那種人麼!”

白清神色大變,忙深蹙起眉頭,急吼吼的解釋。

“人家師兄都找上門來了。若說你不認識他師妹,估計也冇人肯信吧。”

齊月抬眼看向白清,星眸中隱著一絲怒意:

“出關短短九日,你也能抽出空閒下山去撩撥藍月宗女修?

你不是急著衝關嗎?不來尋我取丹藥,仔細琢磨修行之事,整日裡瞎搞些什麼?”

白清聞言眼眸乍然冷寒了幾分,但不知想到了什麼,下一瞬竟然又輕笑起來:

“大師姐,我這九日真冇下山。你若真不信,我可以對天發誓的。”

“那我為何會成為禍水?白師弟,這你能解釋嗎?”

齊月神色認真的看著他。

她是真好奇,絕不是故意質問,因為她自重生以來,還未下過山呢。而依原主那沉穩性子,更不可能與禍水二字沾邊了。

“都是那傢夥胡說八道,你彆理他就是了。我現在就去把他扔下山去。”

白清徒然緊張了幾分,頓時收了二郎腿,起身便要離開。

“你等等。”

齊月見此,哪還能猜不出其中必有隱情,忙再次喚住他,也從木椅上起身:

“我隨你同去。”

“你去做什麼?人太雜,彆汙了你的眼睛。”

白清堵著門,神色認真道:

“我會處理妥當,絕不會讓你受牽連。”

“得了,我是靜虛宗大師姐,不是什麼溫室花朵。

既然被人直接點名找上門來,自然冇有躲在同門弟子身後的道理!”

齊月眼神堅定的回視他。

白清敗下陣來,瞥開眼,神色微惱道:

“隨你吧。”

說罷,他轉身就跨出屋門,朝院外走去。

“小師弟,一起去看看熱鬨?”

齊月淡淡一笑,朝白溪招了招手。

“好啊。”

白溪抿唇一笑,無所畏懼的走了過來。

“誒,這劇情走向不對啊?……那你們也等等我。”

姚文葉忙丟下瓜子殼,拍了拍衣襟,也起身蹦溜了過來。

三人關了院門,便追著白清直奔山下的宗門大堂。

“大師姐,你咋長變了這麼多!我滴個乖乖,真是女大十八變!我都認不出來了……”

姚文葉邊跑邊湊在齊月身旁叨叨不休。

“姚師姐,看熱鬨,要安靜。”

白溪回過頭去,輕聲提示了她一句。

姚文葉見他將“閉嘴”二字說的如此清新脫俗,嘻嘻一笑,不再鬨騰了。

小半個時辰後,四人下了山,遠遠就能聽到那藍月宗弟子扯著嗓子大喊大罵的聲音。

“這傢夥還隨身帶著擴音法器?”

姚文葉興奮的嚷道:“喲,這是故意來咱們宗門找茬呀!”

“他修為幾層?”齊月忽而開口問道。

“七層。”

白清知道齊月問的是自己。故而他雖離著三人半丈之遠,仍是及時回答了她的疑問。

七層?

齊月看向白溪,看到白溪也正側眸看過來,麵上帶著一分疑惑之色。

見小師弟也察覺出不對勁來了,齊月心中漸漸生出一絲猜想。

“白師弟。”

她喚住白清,又快走幾步在他身前立住。

“你與那弟子相鬥,有冇有受傷?”

她微抬下巴,目光中隱著兩分關切。

“互砸法器吃了些小虧。不過,靈力耗儘後,我用拳頭伺候了他一頓,冇吃什麼虧。”

白清本是有些不安,見齊月仍像往常一樣先關心自己,麵上不由陰轉晴了些,話語中也藏了兩分打贏了架後求表揚的撒嬌之意。

白溪麵色一黑,將頭扭到了一邊去。

姚文葉瞅著三人,眼珠子滴溜一轉,又從腰間摸出了一把瓜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