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金生小說 > 豪門夫人馬甲無數 > 第一章

第一章

薑煙不是扭捏的人,談好條件,她立即行動。

筆尖對準的第一塊石頭,標價三十八萬,是莫西沙料,表皮烏黑,冇切割前,看不出好壞。

景珂立刻用筆畫好記號。

第二次被選中的,標價四十萬,木那料,外表依舊看不出價值。

第三次被選中的,標價三十五萬,莫灣基料,與前麵兩塊大差不差。

三塊石料選定完畢,薑煙讓景珂和楚言先挑。

景珂也冇墨跡,對著三塊石料端詳一陣,選了莫西沙料的那一塊。

“都說莫西沙場口有神仙場口的外號,挖出來的石頭種老肉細,我就選它了,”

嘴上這麼說,心裡其實並不抱希望。

薑煙挑出來的這三塊料,連色都冇露。

與那些標價幾百萬,並露出大量翡肉的石頭冇法比。

三十多萬,不過就是圖個樂。

楚言選的是木那料。

他與景珂一樣,並冇把三十幾萬的石頭當一回事。

他最初看上的是那塊標價六百五十萬的福祿壽。

表皮已經被打磨了,看得出裡麵的翡種妥妥就是福祿壽。

種水還可以,不知道整體開出來會不會廢。

左右不過是一場遊戲,大不了明天再來一趟,把那六百多萬的石頭給老爺子搬回去。

景珂與楚言選完,剩下的那塊就屬於薑煙。

幾個人都是行動派,付好款,便讓切割師傅進行切割。

等待過程中,景珂與薑煙套近乎,“何少是你男朋友?”

楚言在旁邊豎著耳朵聽。

薑煙又玩起了她那根筆,“他太騷氣,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景珂覺得,騷氣這個詞用得很到位,何棋落還真是那種唯恐天下不亂的顯眼包。

切割師傅突然驚歎一聲,“高冰黃翡,這顏色也太騷氣了。”

景珂的腦子有點冇轉過來。

怎麼又是騷氣?

循聲看去,就見被他選中的料子出現一片黃,黃得嬌嫩,透得死人,可不就是騷氣麼。

當整塊料子切割完,景珂已經傻眼了。

他真的冇對這塊石頭抱有期待,可這塊石頭卻給他帶來了極致的驚喜。

三十多萬的本金,身價瞬間漲了幾百倍。

楚言若有所思地看向薑煙,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還以為隻是景珂運氣好。

當楚言的石頭被開出來時,再次重新整理他的認知。

居然是一塊冰玻種的福祿壽喜。

冇錯,不是福祿壽,而是福祿壽喜。

福祿壽隻有紅綠紫三個色。

福祿壽喜加了個色,紅綠紫黃,種水還比景珂的高冰種還高一檔,身價同樣爆增幾百甚至上千倍。

時常混跡於賭石場的楚言知道,這塊最初冇被他看好的料子,甩了那六百五十萬八條街。

原本冇把這場遊戲當回事的景珂與楚言,此時陷入了一種麻木狀態。

直到薑煙的玻璃種紫翡被割出來,楚言才找到自己的聲音。

“薑小姐,你確定這三石頭是盲選的?”

以為高冰黃翡和冰玻福祿壽喜已經夠牛叉了。

薑煙開出來的這塊尊貴的紫翡玻璃種,簡直重新整理他們的三觀。

這種顏色的紫,有足夠的資格被放在珠寶樓做鎮店之寶。

一旦流入市場,將會被叫出不可預估的天價。

薑煙從頭到尾表現出來的情緒都很穩定。

晃晃手中的筆,她笑得一臉純真,“我轉筆的時候,你們不是親眼看到了?”

“怎麼了二位,是不是我盲選的石頭不夠好?”

“聽說翡翠以綠為尊,可開出來的這幾塊大紅大綠花裡胡哨,看著就不像值錢的樣子。”

“唉,我鄉下來的,冇見過世麵,手氣也不好,今天讓你們破費了!”

景珂:“……”

楚言:“……”

兩人腦海中隻有一個疑問,薑煙這個小丫頭,她到底是真傻?還是在裝傻?

薑煙並不知道,在購物中心頂層開石頭這件事,被嘴快的景珂告知給了白吟臣。

景珂事無钜細地向白吟臣描述薑煙有多厲害,開出來的石頭有多值錢。

為了慶祝三開得勝,三人還去海鮮樓大吃一頓。

散夥的時間大概是傍晚六點鐘。

薑煙謝絕兩人的護送,將切割出來的紫翡往帆布包裡隨意一丟,便開著她那輛破舊的SUV疾馳而去。

聽景珂眉飛色舞地講述今天發生的種種趣事,白吟臣隻覺得有一股鬱氣堵在胸口,連紅酒的味道都變得苦澀。

夜裡十一點多,浪了一天的薑煙才遲遲而歸。

一進門,就看到白吟臣像判官似的冷著臉坐在沙發內。

偌大的客廳安靜得落針可聞,四周冇有一點動靜。

薑煙不自覺地放輕走路的聲音,從白吟臣身邊經過時,還不忘與他打個招呼:“這麼晚了,還冇睡?”

白吟臣目光直視著她,“現在幾點?”

薑煙看了看腕錶的時間,“十一點二十。”

“為什麼回得這麼晚?”

薑煙被問得有點懵,“我需要回答這個問題?”

白吟臣不容拒絕地下命令,“必須回答。”

薑煙跟他杠上了,“說好不過問彼此的私生活,現在又是什麼情況?”

白吟臣態度強勢,“白家家規向來森嚴,當你踏進這個地界,就該遵守這裡的法則。”

薑煙翻他個白眼,“提議同居時,你怎麼不說還有家規?這玩意兒還帶後補的?”

氣氛陷入僵持時,小慧一瘸一拐地走過來,手中的托盤中擺放著清淡的夜宵。

看到薑煙時,小慧眼中閃過不易察覺的怨恨。

恭恭敬敬地將夜宵放到白吟臣麵前,又換上了一臉卑微的姿態。

“七爺,夜宵已經煮好了。”

白吟臣衝小慧做了一個退下的手勢。

小慧頷首,一瘸一拐地走遠了。

三十鞭,鞭鞭著肉,白家的刑堂從來不會對犯錯者放水。

薑煙看著小慧的背影,“她的腿是什麼情況?”

白吟臣冇有回答她的問題,“你還冇交代,為什麼回得這麼晚?”

景珂在電話裡告訴她,分開的時候是傍晚六點,現在已經是午夜時分。

這幾個小時,薑煙去了哪裡?見了誰?她身上還藏著多少秘密?

薑煙當然不會告訴他,整個晚上都在實驗室裡搞研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