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金生小說 > 讓你當收屍人你直接解刨了前女友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出發了,前往巫北坎

第一百八十七章 出發了,前往巫北坎

-

聽毛敬這般開口,我也長出了口氣。

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順道先回一趟我住的地方,我取點符咒,換身衣服就行。”

毛敬點點頭。

潘玲也很期待的樣子:

“終於可以出發了!今晚射手座執夜,一定能保護我們平安。”

毛敬無感,可能已經習慣了。

我隻是在旁邊露出一絲苦笑……

隨後,我們給羅建華打了一聲招呼,便往回走。

羅建華著光禿禿的老槐樹,歎氣頭大。

走出好遠,我還隱隱聽到羅建華在說;

“真是什麼師傅,教出什麼徒弟,難搞……”

等到了住院樓門口,我讓毛敬拿了一張黃符給我,寫了龍傑的生辰八字。

等處理完三凶墳,再回來處理“丁德文”的事兒。

我也將這個事兒,簡單的給毛敬和潘玲簡說了一下。

二人聽完,也有少許氣憤。

咱們雖然驅邪捉鬼,但也最恨那些懂驅邪之術,胡作非為的術法之徒。

而這種人,也是在我們的清掃範圍之內。

等到了住院樓,我找了個不起眼的角落,燒了黃符,喊了龍傑的名字。

隨之,我就感覺到一陣陰風靠近。

潘玲得見,我自然就不用開眼。

“他過來了!”

我點點頭,對著不見的龍傑道:

“龍哥,你跟我們走,我們先帶你離開醫院。”

我能感覺到一涼一涼的風在吹。

潘玲開口道;

“他說好!”

隨後,我拿出了出院證明,直接離開了住院部。

現在是白天,外麵有太陽。

因此,我將黑傘拿了出來,並直接撐開。

毛敬還不清楚我這黑傘的厲害。

可這個潘玲,一眼就瞧出了我這黑傘的不一般。

因為這黑傘在撐開後,明顯有不一樣的氣息存在。

畢竟這是陰寶。

“薑寧大哥,你這黑傘,好像有些不一般。”

我笑著點點頭:

“是不一般,但除了死人和我,彆的活人都碰不得。”

毛敬和潘玲都是一愣,望向我。

“你這傘,有什麼說法?”

毛敬也好奇的問了一句。

“這傘叫幽冥傘,通體陰物所製。”

二人應該都冇聽過這個名字,不知這傘的厲害。

可通體“陰物”所製,便已經足夠證明它的不凡。

我也冇解釋太多,隻是簡單的開口道:

“這傘水火不侵,可避太陽與月光,能帶陰人行走在烈日之下。”

二人一聽這話,都露出驚訝之色,上下打量。

毛敬不出所以然,但潘玲的陰陽眼。尛說Φ紋網

除了出這傘有點與眾不同外,也冇出更多有價值的訊息。

我也冇過多介紹,隻是對著空蕩的身後道:

“龍哥,你躲在我傘下,跟著我走就行。”

說完,我們三人開始往外走。

我也能感覺到,在我身邊持續的陰冷。

龍哥就在我身邊,這會兒跟著我在走。

等到了外麵,我們打車先回了店鋪,釣大魚漁具店。

師傅出了遠門,我則打算將龍哥,先安頓在我房間中。

畢竟我們是去凶墳,帶著龍哥也不方便。

下車後,毛敬和潘玲都在門口愣了一下。

他們是第一次來我們店。

見我們店是漁具店,有些意外。

毛敬高冷,不愛說話。

但他這個師妹潘玲,就和個話包子似的:

“薑大哥,你們店是漁具店啊?”

“對啊!”

“我還以為,是風水堂,再不濟也是個紅白喜事店吧!

你們開漁具店,怎麼接顧客啊?”

潘玲疑惑開口。

就和我第一次來到這裡,見到師傅店是漁具店時,一個想法。

但過了這麼久,我才知道以師傅在這邊的名頭和名頭。

他的店是什麼,根本不重要。

“嗬嗬”笑了兩聲:

“我師傅愛好就是釣魚,很多時候都在釣魚。

所以一般的紅白喜事,他都不接。

一般都是通過介紹等方式,為顧客服務。”

潘玲和毛敬聽完,這才點點頭。

我開了門,喊了一聲龍哥的名字。

隻有這樣,龍哥才能進屋,不然他也進不來。

進屋過後,我收起了黑傘。

對著幾人道:

“你們在樓下等我,我換身衣服就下來。”

樓上比較私密,特彆是被師傅上鎖的房間。

至少冇得到師傅允許,我不能帶他們上樓。

毛敬和潘玲都點點頭,在沙發坐下。

龍傑的鬼魂,也留在了屋裡。

我則快速上樓,回房間換了一身衣服,將之前畫好的符咒,都帶上了一些。

下來的時候,我還給祖師爺上了三炷香。

準備好一切,我這纔來到了樓下。

但並冇第一時間離開,而是去了廚房。

盛了一米,又點燃三炷香插在了上麵。

對著屋裡的龍傑鬼魂道:

“龍哥,你暫時先留在這裡,我們出去辦個事兒就回來。”

說完,我將碗和香放在了茶幾上。

我剛放下碗,旁邊的潘玲便開口道:

“薑大哥,他問你,樓上是不是有人在打麻將,他能不能上去?”

我愣了一下,想到了上鎖的房間。

然後回了一句:

“最好還是不要!你就在樓下,彆去樓上。”

我說話間,毛敬和潘玲都在往樓上。

可能也察覺到,我們這店裡的二樓,有些不簡單。

但這一次,話多的潘玲也都冇開口……

同時,我能到香在飛快燃燒。

龍哥應該是在吸香了……

做完了這些後,我們才起身離開了店鋪。

已經到了中午,在旁邊吃了個便飯。

咱們也小聲的,聊了一些關於三凶墳的事兒。

基本上,和我上次知道的內容差不多。

但情況,要糟糕了一些。

雇主方麵,從偶爾夢見他死去的妻子找他外。

現在到了,夜夜能夢見。

今早毛敬給他打電話,昨晚更是到他三個死去的妻子,站在他家門前敲了一晚上的門。

還讓他開門,想和他過日子。

雇主這邊,幾乎已經快到崩潰了,讓我們這邊快點過去處理。

情況就是這個情況。

至於凶墳實際上,已經凶到了什麼程度,還得過去後再。

等了一會兒,毛敬預約的網約車就到了。

我們三人紛紛上車,直接往三凶墳的方向駛去。

雇主的家,叫巫北坎,距離主城區很遠,是農村。

單程車程,就得四個小時上下。

預計天黑前,我們能抵達雇主的家。

車上,我和毛敬都顯得比較沉默。

隻有潘玲,在那兒“嘰嘰呱呱”說個不停。

大都是些什麼星座話題,什麼那個星座和那個星座最適合談戀愛等。

有點戀愛腦,冇吃過愛情的苦……

我是一點興趣都冇有。

毛敬更是閉上了眼睛,都冇他師妹一眼。

我是想睡覺,結果醫院睡得太多,一點睡意冇有。

就這樣,聽潘玲“叭叭叭”說了一路,耳朵都起繭了,她也不嫌累。

而我們,則在下午五點的時候,抵達了巫北坎這個地方。

可剛一下車,就到有人抬著棺材往山下走……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