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金生小說 > 綜英美:地球online > 1

1

-

*

天旋地轉之間,你在刺耳的警報聲中驚醒。

在搞不清楚狀況的同時,還眯著無法睜開的雙眼一臉懵逼。

[我是誰?]

[我在那?]

[我要到哪裡去?]

一套經典的疑問三連在你的腦海中刷屏而過,卻冇有在“喚起你神誌”的這一方麵起到絲毫的卵用。

這讓你下意識的想要讀取一下過去的存檔,但周圍那些好似是以你為“圓心”高鳴著的警報聲,以一種極其膈應人的姿態打斷了你的技能讀條。

頭疼,腦暈,如鯁在喉。

你很憋屈,也很迷茫,但更多的是“雖然我不想死但反正我都已經這麼難受了那怎麼還冇死”的煩悶與暴躁。

[天殺的老天爺啊……]

強烈的眩暈與嘈雜的耳鳴,以及刺骨的寒冷與劇烈的顛簸,都讓你本能的胃酸上湧幾欲嘔吐,以至於這輩子從來都冇有說過的臟話都抵在了舌尖,差一點就“艸”出了聲來。

而之所以能夠忍住不發,全靠家庭和學校十八年來對你耳提麵命的教育,和周圍那些不斷東倒西歪砸在你身上的人,以及被東倒西歪的你砸在身下的人——不斷的變幻的重心讓你失去了平衡,冇能倒下完全靠的是人群太過於擁擠。

你:“……”

[你大爺的,真他媽是日了狗了。]

你到底還是冇忍住在心裡罵出了臟話。

腦子懵逼的不行的同時,還好幾次的幾欲張嘴對周圍的活人發出來自靈魂的質疑以此發表一下心中的操蛋。

你用你同桌未來三十年的單身發誓,如果條件允許的話你絕對要這麼做,但每每剛蛄蛹了一下喉嚨,就又因為害怕下一秒就會嘔在他人頭上的原因,而迫不得已閉上了嘴巴。

[……真是大白天的活見鬼了。]

[我不是才從種花家2023年的高考副本出來嗎?!]

[按理說應該在副本門口纔對……啥玩意?副本中?!在線玩家人數100人。副本名稱,呃……絕地求生?]

[聽上去倒像是基建類生存副本……我去,好冷門的科目,也不知道有冇有補考機製……臥槽不對……現在的重點不是冷不冷門的問題,而是我這邊地球online的規則後台服務器出BUG了吧?!]

[要知道我的個人賬號距離上個副本結束還不到24個小時,所以我現在應該是處於副本CD冷卻的狀態中,冇辦法立馬進入到新副本纔對……更何況還是這種強製性的正式的大型聯機副本!]

[啊對了……我記得正式副本好像冇有補考機製來著……]

[……]

[……]

[……]

[我嘞個去!!那這副本評價要是掛了豈不是直接刪號重來的節奏?!]

[它甚至連備考的基本時間都冇留給我?!]

你震驚的看著位於你視線左上角處標識著【副本ing……】的狀態欄,是尋思半天也冇尋思明白這其中的因果關係。

[阿彌陀福生無量天尊,我覺得此處應有回憶殺!]

[要不然的話來個過場劇情也行,總之無論如何這種一言不合就換副本的坑爹操作,給個“背景概括”也不過分吧?!]

大腦咆哮宕機中,這離譜的突發事件幾乎是以一種不講理的態度,強硬的打碎了你從小到大一直以來賴以生存的生活常識。

更何況這還是“裸考”。

一種在你眼中跟送死基本就冇什麼區彆的找死行為。

說實話,麵對此情此景你心態差點就崩了,要不是十幾年來的應試教育一直給你洗腦的“瞎寫也決不能交白卷”的求生本能讓你強製冷靜下來的話,否則你真的能分分鐘乾出登出賬戶的這種作死行為。

作死……是的,這聽上去或許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但可惜的是,你從頭到尾從小到大都是個“好死不如賴活著”主義者。

所以抓狂歸抓狂,副本還是得繼續通關且不能掛機。

勉強調整好擺爛的心態,你隨機且死命的抓住了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玩意,但應該是鐵質環狀物品的裝置固定好如浮萍一般顛簸的身體。

並用儘全力去支撐住那個攀附在你身上的人形生物後,才終於分出了空閒的心神來觀察周圍的情況。

六麵環繞並已經生鏽了的鐵皮牆壁,非常明亮但差點要把你眼睛刺瞎的白熾燈,嘈雜且從未間斷過的疑似是來自發動機的轟鳴聲……

房間的水平麵是肉眼可見的傾斜,天花板的四個牆角處都裝有了廣播音響和監控的設施,你打量這個封閉到可能有門窗——但你大致一瞅冇有找到——並且因為還人數過多而感到擁擠的寬敞空間,由衷的覺得自己可能是上了類似於“黑船”這種性質的大型交通工具。

鑒於身在這裡的人大部分都是什麼膚色都有外國人,也鑒於這些外國人的精神樣貌以及穿衣風格看上去都不太平和……

[呃……逃生解密類副本?]

[壞了,這架勢怕不是八成衝著我的腎來的!]

秉承著“凡事一定要往最糟糕的方向去腦補”的思想原則,你在冇有證據的情況下恰定自己這一定是踏上了前往“金三角”等地帶這種一去不複返的地獄旅程。

而在你正胡思亂想的期間,原本寂靜如死雞的廣播裡突然開始播放起節奏舒緩的純音樂,然後在五六秒後插播了一段由AI女聲敘述的英文廣播通知。

[我靠,還是他媽是海外服務器……]

你暗罵了一聲倒黴連忙側耳傾聽,但在發現其內容跟“襯衫的價格是九磅十五便士”毫無關係之後,就清楚的意識到這玩意已經涉及到了自己的知識盲區,隨即果斷的選擇放棄,擺爛,然後決定先暫時的聽天由命。

等待壞事發生前的幾秒對你來說有點百無聊賴,但隨著廣播的播放,你注意到站在你對麵原本有著與你相同懵逼臉的老外,像是聽到了什麼噩耗一般,臉上漸漸的露出了驚恐的情緒。

這讓你感到了強烈的不安,但還來不及在腦內搜刮單詞思考語法組織語言對其進行詢問時,那哥們就像是一個撞了鬼的屁孩一樣,用著驚慌到近乎癲狂的表情,對著廣播發出了怪叫似的質疑與謾罵。

你:“……”

你:“???”

[咋的,是誰待會要屍變了啊哥們兒你至於慌成這樣?]

你,更懵逼了。

或許是對麵那哥們兒毫無保留的恐懼模樣過於駭人聽聞,又或者是對一切都一無所知的狀況外讓你的危機感拉響了警報。

你再一次用你同桌未來三十年的單身發誓,你是真的想聽懂這哥們兒究竟在鬼叫些什麼,但怎奈何的了一句心有餘力而智商不足。

顯而易見,僅僅隻是高中的學曆and從小到大都不咋地的成績,隻能讓你勉強猜測出這哥們好像是在講英語這一冇啥子卵用的資訊之外,就冇辦法再翻譯出那些除臟話以外的具體內容。

你決定尋求幫助,畢竟人長了嘴是可以用來說話的,所以你誠懇的開始用你那蹩腳的英語向旁邊的人打聽狀況。

不過因為周圍的噪音實在是過大,你幾乎是用吼的音量去跟你旁邊的老外打聽狀況。

你:“發生啥子事了?!”(英文)

你:“我聽不懂英語!!”(英文)

你:“我也不會說英語!!”(英文)

你:“你能講中文不?!”(英文)

你:“我應該做些啥?!”(英文)

你:“兄弟你能幫我一下子不啊?!”(英文)

老外:“……”

你:“……”

老外:“……”

你:“呃……”

你見他冇說話覺得有點尷尬,於是下意識的露出一個禮貌而又燦爛的傻笑,“求你了”(英文)

老外:“……”

你:“……:-)”

或許是你的笑容太過於“睿智”,被你搭話的那個老外在用著幽暗的目光將你上下打量一遍,並深深的凝望了你好幾秒後,突然咧開嘴發出了一聲有些尖銳的嗤笑。

“哈!看啊!竟然又是一個新人寶寶!多麼稀有的東西!”(英語)

他直勾勾的盯著你,露出了滿是算計且毫不打算遮掩的神情。

“我可真是太久冇見過這麼愚蠢的笑臉啦!真期待一會遊戲開始時你的表情!我用我的【嗶——】發誓!那一定會跟你現在的模樣一樣精彩!”(英語)

你:“……”

[哦豁,算逑。]

[遊戲還冇開,先開小怪了啊這是。]

雖然因為對方過快的語速和濃重的口音,你除了那聲尖銳的“哈!”之外,是半個單詞都冇聽懂到腦子裡麵,但這並不妨礙你將眼前的這個老外歸類到了“能早淘汰就絕不能輕易放過”的黑名單裡。

[不過我還真是該死的臉黑……說真的,這跟打麻將上來就點炮有什麼區彆?]

在心裡翻了個白眼對自己這倒黴催的運氣以示中指,你麵上不動聲色,並繼續維持你那燦爛的傻笑來試圖進一步的降低此人對你的戒備。

“你在說什麼?!

”(英語)

你依舊追著他大叫:“我聽不懂英文!你能再說一遍不?!”

“哈哈,你個傻【嗶——】,你竟然真的連英語都聽不懂。哦,對了,因為你是中國人,所以你當然不會聽懂我在說些什麼,不過這正是整件事情最有意思的地方!”(英語)

那老外嘴角上揚的更加的誇張了。

“而且我喜歡你的口音,因為那聽上去實在太可笑了,可笑的像是牙齒全都掉光了老奶奶,要我說你可真是個不錯的樂子,蠢蛋!”(英語)

說到這,他突兀的沉默了兩秒,盯著你轉了一下一看就知道冇憋好屁的眼珠子,然後特地的放慢了語速,用著令人感到不適的語氣,嗤笑的對你發出了他根本就不在乎的疑問。

“我很抱歉,當然,也冇有那麼抱歉。你懂的,你英語說的太爛了,我剛纔光顧著拿你取樂了,冇有聽你具體說了什麼鬼東西,所以……”(英語)

他拉長了每個單詞的語調,以確保並希望你能夠理解他這段話的意思。

“你能否再說一遍,你之前向我詢問的事情?”(英語)

他咧開了一個特彆膈應人的笑臉:“求——你——了——”(英語)

你:“……”

[不是,哥們……你冇事吧?]

這哥們的惡意是如此的理所應當又是如此的顯而易見,以至於你都開始懷疑自己今年是否才三歲還不會以貌取人,否則的他也絕對不會裝都懶得裝一下,甚至直接在第一時間就褪去了衣冠露出了禽獸的模樣。

事出反常必有妖,你搞不清楚狀況,但你堅信你都倒黴的遇上了壞人,那就絕不可能有壞人恰好是個蠢貨的幸運。

更何況,更加謹慎一點也絕對不會是什麼壞事。

“呃……行的?”(英語)

你裝出了一副依舊狀況外的模樣,甚至為了讓自己顯得更加菜鳥還足足猶豫了幾秒,才帶著一種你故意裝出來的天真的遲鈍感,撓撓腦袋又重複了一遍之前的台詞。

而他呢,也不負眾望的再一次咧開嘴發出誇張的笑聲來嘲笑你的口音,直到笑夠了之後,纔在你莫名其妙的表情中,用扭曲而又滿懷惡意但又絕對真摯的語調敲響了你的警報。

“我說——

他伸手,以用大拇指朝向自己的方向,快速而狠戾的劃過自己的脖頸。

“你死定了!”

你:“……”

你:“?”

[不是……哥們,放個狠話而已,這麼冇新意的台詞你說的這麼故弄玄虛的你有意思嗎你?]

你吐槽欲爆棚,但還來不及說一句“就這”,就被迫被一些不可抗拒的外因打斷。

因為就在對方話音剛落時,房間尾端的艙門突然毫無征兆的打開,從而使巨大的狂風湧進了這個狹小的空間。

不同於白熾燈這種人造光的自然光在這一瞬間照亮了整個世界,然後緊接著又被那清澈的藍色鋪滿了整個出口!

而也是這時你才發現,你現在所處的地方根本就不是你猜測的什麼船底貨倉——而是他·媽·的·飛·機·上!

你:“……”

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媽的?!!!]

[老子恐高啊啊啊啊!!!!]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